二秃瓢嗝嗝嗝屁

除了菜就是咸的二大爷。

是莱修没错x
这个画眼镜就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
(就当他没戴吧懒散x
胸牌是十分十分隐晦的cp向x

底层人士的辣鸡指绘
我喜欢她/安详
人设是什么我永远记不住/安详

【双龙组】千秋不及一日(一)

x  是个,学院pa
x  本来是个一发完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多
x  全部都是瞎写ooc满天飞
x  其他不多说——



      “荒、荒……”
      “嗯嗯嗯……”正睡的晕乎的荒,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
      “……”声音的主人见他似乎不会醒来。地板上模糊的轮廓在月光中渐渐消散。

      等到荒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八点零二分。嗯,很好,又迟到了。荒在不紧不慢的收拾自己时想着:“哦谢特老狗子又不喊我就去上学了。”荒站在镜子前理理自己张扬的发型,翻了个白眼,提起椅背上的书包朝门口走去,顺手把桌上的面包和钥匙塞进书包里。下了楼发现放机车的位置空空的时候荒并没有任何感受,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感到窃喜。看来今天为迟到而准备的理由还挺充分的。荒于是跟溜街一样走去学校。
      到了学校也已经是第二节课了,荒再不慌也很小心的准备溜进去,“可别碰见老黑哥……”荒一边蹑手蹑脚地朝后门前进。“荒,”稳重的男声在荒背后响起,荒一个激灵瞬间凝固,“办公室。”那位男人便转身走向自己办公室。荒叹口气,“还是碰着了……”垂着头跟着去了办公室。
      终于被班主任解放了的荒大摇大摆地就进了教室。讲台上的老教师对这类不遵守中学生行为守则至少服饰外貌不合规范的学生,似乎并不上心,仅仅看了眼荒便继续该怎么讲怎么讲。荒刚坐下下课铃响了起来。老教师拿起自己的水杯离开了教室,荒理直气壮地拿出包里的面包啃。
      “哟,社会荒终于舍得起床了?”大天狗挑挑眉带着笑看向一脸蠢像啃着面包的荒。“你个老狗还有脸说吗?说,你把我的骡子拉去干嘛了。”“没什么,”大天狗把机车钥匙放在荒桌上的两摞书上,“去接了个人。”荒白了他一眼。“再说了,你这么社会也不怕迟到,我骑走也不浪费。”“你是去接你的少女爱好者对象了吗。”荒一脸忍笑对着大天狗比了个六,“99。”“……”大天狗的微笑凝固在脸上,渐渐脸黑。荒随手把包装袋扔进垃圾筐里,抽出下节课用的书。“算了,念在你给我放了个面包在桌子上我就原谅你吧。”“嗯?可是我…”老师就在这时和上课铃一起进入教室,仿佛在门口埋伏已久就为了卡点进来一样。大天狗只好转过身去,对于这种没有任何印象的事,选择抛之脑后,继续学习。
      “终于熬到午休了——”荒伸了个懒腰,顺手理理自己的刘海,正在思考是去吃饭还是找个地方睡会儿,飘忽的目光无意瞟到了大天狗放在桌上的便当盒。“卧槽老狗你是起的多早还有时间给自己做便当?你做的不能吃的吧!别想不开啊!”“……”大天狗微笑。“早上妖狐给我的,”大天狗露出了嘲讽笑。“呵,单身狗。”“……我就心疼我的骡子早上都看到了些什么。”荒自个儿左拐溜达出了教室。大天狗正准备吃这便当,荒突然把头伸进来对着大天狗喊:“异校头顶绿油油!”接着就是撒丫子的跑。大天狗小心翼翼地合上便当盒,冲出教室追着荒跑:“你他娘给老子过来!!”荒一边跑一边回头回应着大天狗:“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一个中午,两个人结果也没吃饭也没睡觉。
     
     下午的第一节课,考完了英语,老师以飞速改完了试卷。荒看着刚发下来的英语试卷,感到了一丝绝望 。
“怎么,这么难过的吗。”大天狗趁着往后传参考答案的时候问了句。“没什么,就是没考好。”荒边接过答案边回应了句,脸上带着一丝丝的凝重。一整节课都没听到荒的动静虽然一直都在学习并不在意荒的大天狗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当然是因为下课看到荒托着腮,依旧眼神里带有凝重所以才有所感觉的。尽管这个室友从不学习,实在想不出来他哪有脸说出这句话,好像他考不好是很不对的事。想想好像一直没问过荒的成绩,于是大天狗表示了一下自己仅有的重视程度,ok。
       大天狗收拾好书包后,转身右手拍上荒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语气感叹着:“没事的,要坚强,毕竟你从来不学习你怎么可能考的好呢对吧。看开点是不是感觉好点了呢。”说着便用左手对荒比了个nice的手势。“考了九十四。”大天狗突然凝固。大天狗突然上手。大天狗突然准备掐死荒。“我大天狗今天就是要掐死你这个皮皮荒!”“等等等等等等!狗哥你冷静!!”
       荒和大天狗正在打闹——大天狗单方面要掐死试图挣扎的荒——的时候,干净利落的御姐音在后门处响起:“荒,”两人同时朝声源看去。烟烟罗靠着门框朝荒招招手,“走吗?”“啊啊,知道了。”大天狗松开荒,提起收拾好的包,朝正在收拾包的荒笑笑:“哟,这是又要去约会啊。没想到老年荒还这么浪漫啊,放学后约会,啧啧啧。”“我可去你的。”荒 把机车钥匙塞进兜里。大天狗摸摸下巴,一脸嘲笑看着荒:“哟,还不好意思了~”“把你奇怪的尾音收起来留着给你家少女爱好者去。”二人嗤笑一声,各自朝不同方向走去。
       大天狗正在屋里享受着冷气,畅游在学习的海洋里。揉揉发酸的肩膀,起身看向窗外,暮色已经染上大半边天了。“老社会怎么还没回来怕不是死外边了,死了谁跟我分担房租啊。”大天狗念叨着。目光瞥见一位女生和一位个子不高的男生站在楼下院门口。男生有着一头让人觉得乖巧的粉色头发,随意束起。是同校校友呢。大天狗看着男生的制服喃喃着。
       两人正在交谈,女生递给男生一个精致的盒子,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跑掉了。“这是,表白现场吗……”大天狗正想着,一个又高又乍眼的发型进入他的视线。大天狗能明显感受到荒在见到了那位粉发男生后气场明显的不同,就好像从高冷霸道总裁突然变成小娇妻一样。荒和那位男生聊着天,大天狗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男生把盒子给荒的时候,荒明显的有些停顿。大天狗把脸贴在窗户上试图凑近。大天狗能感受到荒的极度不开心。两人分开后,看见荒上楼梯,大天狗跑去客厅里等着荒。
       “那个男生是谁啊。”大天狗一脸“我想八卦你快告诉我”。荒什么也没说,脱了鞋,把盒子往大天狗手里一塞,把包扔地上,打开电视便在沙发上一个咸鱼躺。眼睛盯着屏幕但是却是在飘忽的状态。大天狗掂了掂下盒子,知道里面是盒饼干,放在桌子上,看着荒。“怎么了,这么丧?今天一天不都还是好好的吗。”顺手把电视关了。“心情复杂。”荒发出了咸鱼叹息。“他这么好什么时候才是我的……”“嗯?他?”大天狗一脸懵,“哪个他。是他还是她还是它?”“啊——算了……不说了……”荒用枕头把自己的脸盖上,继续丧。
       今天的荒丧的异常厉害,大天狗决定明天去找那个男生问问,他两个到底都说什么了。